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用户名:   密码:   立即注册

万博充钱难-玩ag一天赢了一万

日期:2017/12/19   来源:机电商报   
  摘要:近日,工信部赛迪研究院工业经济研究所专家研究指出,应进一步深化我国税制改革,通过降低第一大税种——增值税税率,实现增值税税制结构优化和企业利润空间释放,增强我国制造业企业实力,促进实体经济转型升级。


随着“中国制造2025”战略的推进,中国制造业企业的国际竞争力不断增强,与此同时,我国制造业企业仍面临成本高、利润薄、税负重等问题,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企业核心竞争力的形成。

近日,工信部赛迪研究院工业经济研究所专家研究指出,应进一步深化我国税制改革,通过降低第一大税种——增值税税率,实现增值税税制结构优化和企业利润空间释放,增强我国制造业企业实力,促进实体经济转型升级。

降税率有多重好处

赛迪研究院专家指出,拉弗曲线表明,虽然提高税率能够增加政府税收收入,但达到“税率门槛”之后,较高税率反而会减小税基,导致政府税收收入减少。

就增值税而言,我国目前17%的增值税税率明显高于日本5%、韩国10%、越南10%、印尼10%等其他国家。据工信部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中心发布的《2015 年企业负担调查评价报告》显示,近年来,企业对各种负担与经营困难的感受有所增强,呼吁国家出台“税收减免”政策的样本企业比例高达80%。

“因此,作为我国第一大税种——增值税,已到降税率的关键时点。”上述专家称,降税率将带来“多重利好”。

首先,有利于促进“双税”平衡。我国当前增值税分为17%、11%、6%三档适用税率,其中17%档次的征税范围主要包括销售货物、加工和修理修配劳务等,制造业领域基本涵盖在此档次范围内,但制造业对应的进项税率多为11%或6%,可见,制造业销项税率与进项税率之间仍存在6或11个百分点的可优化空间。

因此,降低增值税17%税率,将缩小制造业销项税率与进项税率差距,提高制造业企业销项税抵扣额度,减少制造业企业应缴纳增值税额,扩大制造业企业盈利空间。

其次,有利于增强企业实力。世界银行与普华永道研究报告显示,2016 年我国企业总税率达到68%,位列世界第12 位。另有研究表明,我国企业实际税费负担水平在40%左右,除新兴产业和金融等领域外,多数企业只有不到10%的实际利润率。

以部分企业实际税负情况为例,2015 年,格力电器缴纳税金相当于1.18倍净利润,占到14.7%营业收入总额;康力电梯各项税费占到68.8%净利润,相当于营业收入总额的10.27%。因此,适度降低增值税税率,有助于降低制造业企业税负成本,提高制造业企业利润率,进而为制造业企业扩大生产规模和加大R&D经费投入创造条件。

此外,按成本加成定价法则,增值税最终会在制造业企业产品销售价格中体现,由于国内增值税税率高于国外,这可能成为同类商品的国内市场价格高于国外市场的促因,因此,降低增值税17%税率还将增强我国制造业企业的国际竞争力。

再者,有利于释放内需潜能。2017 年上半年,我国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达63.4%,消费继续发挥对经济增长的基础性作用。进一步扩大内需,提高消费水平和层次,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尤为重要。而制造业企业可将税负层层转嫁,最终广大消费者成为制造业企业产品增值税的实质承担者。

因此,降低增值税17%税率有助于降低制造业企业税负成本,使得企业以更低的价格销售产品成为可能,从而进一步刺激和扩大内需消费。

多维并举助减税

考虑到适时调整降低制造业企业增值税率,将激发市场主体活力,促进实体经济升级,赛迪研究院专家提出了三种“减税”方式供决策部门参考。

一是“单刀直入式”,即直接降低税率。鉴于增值税是我国第一大税种,因此既要考虑降低企业税负,还应兼顾财政承受能力,确保财政收入稳定性。

赛迪研究院专家指出,直接降低税率又分为两种思路。第一种思路是,借鉴越南、日本等国制造业增值税税率设置方案,设定增值税率10%与5%两档税率,前者为增值税基本税率,后者为增值税低税率。

第二种思路是,从公平和效率角度考虑,多档次税率不利于企业间公平竞争,且易出现避税漏洞,加之制造业与服务业增值税率差异较大,且弹性低的税率应适用高税率,而弹性高的税率应适用较低税率,因此建议直接设定增值税税率为9%。

专家还提出了“关联调节式”减税法,即下调关联税率。制造业企业生博狗?娱乐官网欢迎您营是一个整体有机的复杂系统,包括研发、投入、产出、销售、分配及再生产等诸多环节,制造业所涉及税种并非增值税单一税。基于此,降低制造业增值税税率的同时,还应该慎重考虑下调制造业下游批发零售业相关税率,形成制造业企业税率关联调节机制,以此确保真正减轻制造业企业整体税负水平。

例如,制造业多涉及陆路、水路、航空、管道等交通运输环节,针对交通运输成本较高问题,建议降低交通运输业一般纳税人11%税率或增加除运输工具购置费、油料费和维修费等之外的可抵扣进项税项目,降低物流成本,提高社会物流效率。

此外,还可以考虑“辅助调节式”,即优化税制。除负担较高的增值税之外,我国制造业企业还承担着城市维护建设税、教育费附加、地方教育附加等多种附加税费。比如,我国城市维护建设税税率按纳税人所在地分别设定为5%(在市区)、7%(在县城、建制镇)、1%(不在市区、县城或镇)三档税率;教育费附加统一为税基的3%;地方教育费附加存在区域差异,一般为税基的1%~2%。

虽然附加税费所占财政收入比例均不高,但对制造业企业盈利水平具有较大影响。因此,降低制造业增值税税率的同时,还可以考虑下调或取消城市维护建设税、教育费附加等附加税费,进一步降低制造业企业负担,促进实体经济可持续健康发展。(何  珺